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中核要闻
余剑锋:从“一堆一器”走向“小核心大协作”
文章来源:系统管理员 日期:2018年09月28日

  9月27日,标志着我国原子能时代起点的“一堆一器”建成60周年座谈会在中国原子能科学院召开。“亲切、激动”无论是会上的讲话,还是会后接受记者采访,中核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余剑锋都爽直地表达着自己此刻的感受:“核科技创新的基石地位从未动摇”“科技创新体系建设是核工业非常重要的任务,对于国家而言同样如此”“作为我国核工业发展的主力军,中核集团在下一步的发展中如何建立一个符合中央战略部署,符合国家核工业发展要求的核科技创新体系对我们来说尤为重要”。

  一甲子岁月,基石地位从未动摇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堆一器”在您的人生当中留下了怎样的印记?您如何评价“一堆一器”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余剑锋(以下简称“余”):我1988年从清华大学毕业报到第一天就到101堆上班,当时的感觉:很神圣。为什么?“一堆一器”是我们国家“两弹一艇”时期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核设施、装置,为我国“两弹一艇”尤其是“两弹”——核武器的研发做出了巨大贡献。

  它既是我们国家核工业研发的开始,产生了大量的核科技成果;同时,也是我国核工业培养人才的基地。上万的人才,包括科学家、院士、领导,现在活跃在整条核工业战线上工作的很多骨干等等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所以,历史上,它对我国核工业体系建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基石作用。

  我在这里工作了9年,9年的基础科研工作对我今天的影响意义非凡。参加了101堆电器系统的改造,高温高压回路改造、启动以至于到秦山核电站燃料元件的考验,包括完成101堆的安全工作报告,通过国家核安全局的评审……这些同样也是我职业生涯的基石,为我后期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原子能院是我国唯一的基础性、综合性核科研基地,它代表的是一批核科技创新科研院所,同样,“一堆一器”的基石地位也代表着我国核科技创新工作在整个产业发展中的基石地位。

  记:“一堆一器”的建成为我国原子弹、氢弹研发提供了重要支撑,关系到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核科技创新的基石作用显而易见。那么,在新时期,我们该如何看待和理解核科技创新的地位和作用呢?

  余:在当前历史阶段,核科技创新的重要地位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核形势、国家安全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我国核工业的发展,做出了一系列战略决策部署,核工业迎来了“两弹一艇”以来又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时期。

  习近平总书记在核工业创建60周年之际做出的重要批示中提到:“核工业是高科技战略产业,是国家安全重要基石,要坚持安全发展、创新发展,坚持和平利用核能,全面提升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续写我国核工业新的辉煌篇章”。习总书记的批示实际上已经对核工业未来三十年的战略定位、历史使命、发展理念、精神动力讲得十分清楚,这是对核工业发展的战略指引。我们必须深刻领会总书记的指示精神,研究好核强国战略,走好属于我们这代人的“长征路”。

  当前,集团公司刚完成改革重组,各个产业逐步步入顺利发展的轨道,我们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同时也面临着新时代发展的机遇。我们要立足国家安全和核工业发展战略布局,以建设先进的核科技工业体系和世界一流核工业集团,打造核强国为奋斗目标,筑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基石。

  60载征途,“小核心大协作”体系应运而生

  记:“一堆一器”的建成标志着我国跨入原子能时代,从这里出发,我国核工业基础科研领域取得了众多成果,对产业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支撑。您在多个场合提到“产学研融用”的体系建设问题,那么您如何看待核领域内,基础科研与产业发展的关系?怎样的科技创新体系能够更为有效地支撑当前核产业的发展?

  余:科技创新体系建设是核工业非常重要的任务,对于国家而言同样如此。作为我国核工业发展的主力军,中核集团在下一步的发展中如何建立一个符合中央战略部署,符合国家核工业发展要求的核科技创新体系对我们来说尤为重要。

  应该说,60年来,我国的核科技创新从“一堆一器”出发派生了很多从事核领域研发的科研院所,从这个“原点”出发,我们的研发半径越来越长,我们各自的分工有所不同,但始终同气连枝。而新的时代,更伟大的使命,需要我们核工业在此刻汇聚起来,激发出更为巨大的能量。

  我们希望中核集团能够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建立起一个以中核集团为小核心的大协作科技创新体系,为推动国家核威慑力量的建设以及提升核能和平利用能力服务。我们要创造一个基于自我而又不囿于自我的真正的“产学研融用”体系,形成良性循环。它能让核工业发展更迅速,科研成果更快转化为产品、转化为服务、转化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那些实实在在的手段。

  所以,我们首先在着手把集团下属的二十几家科研院所的力量组织好,制定战略,使它能够符合我们国家军民融合发展的需求。同时,我们要利用我们自身的研发和创新体系,积极地联合国家有关核科技创新的科研院所,包括科学院的,工程院的,还有一些大学的科研机构。我们已经做了一些相应的部署,比如近日分别和清华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哈工程等一些重要的在核科技研发具备优势的院校签署了有实质内容的战略合作协议。将来,我们还会与其他和核技术科技研发院所,甚至包括与核相关的交叉学科的科研院所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当然,体系的构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们正在非常积极、努力的探索过程之中。

  记:那么,对于原子能院如何在新时代中国特色核工业创新体系当中更好的发挥作用,你有着怎样的建议或者期许呢?

  余:原子能院作为我国唯一一个基础性、综合性的核科技的研发单位是我们国家很重要的核工业综合性的研究院,历史上我们把它称作“老母鸡”、发源地,今天,它的重要作用亦然。首先希望原子能院坚持“强军首责”,完成重大专项任务;第二点,希望坚持“科技兴核”,引领核科技跨越式发展。在新时期要建成世界领先水平的核科技研究基础,必须布局有世界影响力的重大核科技计划,由点到面、引领核科技的创新发展;必须要加快推进先进闭式核燃料循环关键技术研究和工程示范,构建先进核能系统的主体能力体系;要充分利用基础学科和交叉学科优势,积极推进“核”与“非核”融合发展,系统部署基础性、前瞻性、颠覆性技术研究,形成更多原创性、引领性的技术成果,促进核工业跨越式发展。最后,希望坚持“军民融合”,支撑核工业做强做优做大。当前国家提出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核工业作为军民融合的典型,就是要构建新时代核工业一体化战略能力,原子能院今后也要主动融合国家战略,为创新驱动军民融合战略注入力量。(文 杨阿卓 李桃 影 李桃)

【打印】 【关闭窗口】